您所在的位置:首页>>经济信息>>正文内容  
 
打印文档
  文字 背景 字号 保存设置       


低价不应成环保评标唯一参考

来源: 中国能源报    发表日期:2018年04月02日

    

  0.39元/千瓦时!日前在吉林白城光伏领跑者基地申报中,惊现业内最低竞价,最后虽未能中标,还是引起了一片哗然。有人说,价格终于不再是唯一指标;还有人提出,更多行业的低价竞争究竟何时休?

  这不是个案。以环保行业为例,全国工商联环境商会近3年多次自揭短板,呼吁抵制偏离实际成本的恶性竞争。据商会测算,低价中标正造成行业平均收益率下滑,如燃煤电厂烟气特许经营项目收益由12%降至约8%,垃圾焚烧发电由12%跌至5%-8%,水务项目已由8%到了4%-5%,仅与5年期银行贷款基准利率持平。

  “物美价廉”本应是竞标目的之一,低价如今却成屡禁难止的“魔咒”。低价竞标本身并无过错,但将其作为唯一参考,招标中轻质量、淡门槛、缺监管,则将造成“饿死同行、累死自己、坑死业主”的尴尬局面。

  一分钱一分货,质量却常成为低价的“牺牲品”。有分析称,因环保技术及运维管理等尚无跨越式突破,环保行业的融资成本及税费普遍偏高,加之环保治理提标改造要求趋严,环保项目建设暂不具备全面降价的广泛基础。

  刻意压价下,为保障自身利润,企业以次充好、层层转包、偷工减料等现象开始频发,不仅导致“劣币驱逐良币”,挫伤高标准企业的积极性,还造成产业链从下游向上游恶性传导,长此以往将扰乱市场秩序。清新环境总裁张根华就点名指出,低价中标为煤电超低排放改造留下隐患,未来2-3年,20%-30%的项目或将因质量问题,被迫第二轮维护改造。

  低价并非唯一门槛,市场准入条件却常被淡化。最低价中标的初衷,是为简化评标流程,同时最大限度节约建设资金,起到防止利益输送、徇私舞弊等作用。除价格外,招标条件通常还包括核心技术、运营服务、人员构成等要求。

  而目前,招投标工作存在较大的自由裁量空间,尤其是一些政府部门及国有企业,为避免产生质疑等风险,往往采用价格“一刀切”的方式。简单把价格作为决定性因素,无法兼顾性价比和综合评估等内在要求,无形中降低了准入门槛。于是,部分资质偏低的中小环保企业为抢占份额不惜先用低价拿标,赚钱就走;因环保产业多元属性,不少“外行”现也纷纷参与竞争,望用低价分得一杯羹。

  低价离不开监管,中标后亦不可一劳永逸。对于部分企业,低价只是“敲门砖”,利用合同暗藏回转空间,或故意拖延、搁置工程,为中标后调价埋下伏笔。大唐克旗煤制天然气项目就曾吃过这样的“亏”,因压价造成恶性竞争,其水处理环节不得不追加近20亿投资用于再改造。中国城市建设研究院总工程师徐海云也曾撰文称,很多地方热衷于引进垃圾处理BOT(建设-经营-转让)模式,投资洽谈时协议价低,项目投运后再加费用的不是个案。

  严格按招标文件完成的达标率,到底有多少?针对低于成本的异常报价,还应重点审查、排除隐患;中标价格明显低于预期的,需重点关注,加大追踪频次;对于恶意违约者,除相关处罚,必要时可终止特许经营合同。

  “价廉”的前提在于“物美”,低价不应成评标唯一参考。如何在科学降低成本的同时避免恶性竞争,值得环保行业深思。
 


关于我们
诚聘英才
会员专区
意见和建议
总监信箱
 
辽宁省人民政府发展研究中心 版权所有2002(A)
地址:沈阳北陵大街45-7号发展研究中心 邮编:110032
联系电话:024-86892409 Email:fyh@lndrc.gov.c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