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所在的位置:首页>>经济信息>>正文内容  
 
打印文档
  文字 背景 字号 保存设置       


突破美国贸易保护主义,华为须与“局中人”沟通

来源: 国际金融报    发表日期:2018年01月18日

    

  “华为等中国跨国企业要注重与美国供应商组织、消费团体的沟通,发挥好他们在美国国内政治博弈的‘局中人’作用。”

  

  日前,美国移动运营商AT&T(美国电话电报公司)放弃与华为合作,不在美国售卖华为智能手机。此前,美国18名国会议员联名致信联邦通信委员会(FCC)主席,要求FCC对华为与AT&T的合作展开调查,这很可能是双方合作失败的根源。

  正如许多媒体和分析所言,此次合作告吹在某种程度上是人为干预的结果,即华为遭遇了美国贸易保护主义,所谓的国家安全、绿色标准等都是新型贸易壁垒的最好托词。

  笔者认为,国家从政治层面进行博弈、沟通是必不可少的,在很大程度上起决定性作用,但从华为等中国跨国企业的角度而言,也不能只是“在商言商”,只从产品价格给美国民众带来利益,还要让这份“美国利益”落地,尤其是要注重与美国供应商组织、消费团体的沟通,发挥好他们在美国国内政治博弈的“局中人”作用。

  国内舆论一个普遍的论点是,华为是中美暗战的牺牲品,这只是说对了其中的一部分。特朗普在狂热的贸易保护主义气氛下当选美国总统,“美国优先”以及“让美国再次伟大”,必然加剧全球第一与第二大经济体之间的贸易摩擦,但美国的贸易保护主义是针对全球的,包括韩国、日本、英国、欧盟等在内的美国盟友都不同程度地受到打击。

  在“逆全球化”背景下,我国政府作出了巨大努力,中国领导人屡次在国际舞台上为全球治理体系转型建言献策,展示了中国积极推进“新型全球化”的意愿和能力,彰显了负责任大国的智慧和形象。这一系列推进“新型全球化”的国家行动,必然改善华为等中国跨国公司的国际生存空间。

  但这并不意味着企业就没有作为的空间,其实,在相同的政策环境下,企业的作为空间还是相当大的,只有企业行动与国家行动相得益彰,才能使华为们挣脱贸易保护主义的束缚。

  此次与AT&T合作取消将对华为挺进美国市场造成不小的影响。美国手机市场是“运营商主导型”,美国三大移动运营商销售占比达80%-90%。虽然全球智能手机销量排名中,华为位居全球第三、国内第一,在美国市场份额仅占0.5%。

  应该说,华为手机进入美国市场,对营运商和美国广大消费者来说,是利益最大化的,与特朗普政府的“美国优先”战略并不违背。事实上,在很多时候,贸易保护主义保护的是少数人,例如欧美保护农产品,实际上农民占这些国家总人数不足10%,钢铁、纺织在这些国家属于夕阳产业,就业人数越来越少。

  为何在很多时候,“多数人”却输给了“少数人”?我们可以从贸易政治经济学、集体行动理论中找到答案。

  贸易保护主义往往是打着经济问题幌子的政治问题。在贸易政治经济学的分析中,究竟是实行贸易保护主义还是贸易自由政策,利益集团发挥着很大的影响力。虽然总的来说,贸易政策制定的逻辑起点是国家利益,但很大程度上是一国各种利益集团政治角逐的结果。

  集体行动理论认为,政策是否被政府采纳不在于受益或受损的人数多少,而在于利益集团的集体行为是否有效。事实上,华为进入美国市场有利于美国大多数民众福利最大化。但是,从理论上来讲,小利益集体更容易达成有效行动,因为其贸易保护的单个平均收益最大。

  也就是说,可能受到华为冲击的本土品牌或利益集团是“少数人”,而他们的行动远比美国消费者“多数人”更有效,阻止华为进入美国并非完全出自美国国家利益,而是少数政客或利益集团的博弈筹码。

  贸易政策更多是一种政治均衡,而不简单是经济利益的最大化。华为不仅仅要关注能否给美国消费者、营运商在价格上带来利益,还要关注美国国内利益集团等对贸易政策的影响因素等,要在美国政治规则下争取更多的“局中人”,如代表营运商、消费者利益的组织,由他们来打破被少数利益集团所扭曲的“美国利益”。
 


关于我们
诚聘英才
会员专区
意见和建议
总监信箱
 
辽宁省人民政府发展研究中心 版权所有2002(A)
地址:沈阳北陵大街45-7号发展研究中心 邮编:110032
联系电话:024-86892409 Email:fyh@lndrc.gov.cn